关于明确律师事务所组织属性及律师担任人大常委执业限制适当放开的建议
2020-05-20

       目前,律师事务所作为合法市场主体,遇到了没有正常享受同等市场主体待遇的尴尬。究其原因,在于对律师事务所的市场主体地位定位不明。

《民法总则》、《律师事务所管理办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已经明确律师事务所的市场地位,律师事务所作为不具有法人资格的专业服务机构,属于民法总则规定的“非法人组织”;根据律师事务所设立的不同方式,可划归合伙企业、个人独资企业等。因此,律师事务所属于法律规定的非法人企业,并非个别单位认为的“非企业、非个人、非个体、非事业”地位。

       此外,根据《律师法》第十一条的规定“律师担任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组成人员的,任职期间不得从事诉讼代理或者辩护业务。”该规定保证了司法的公平公正,但也限制了律师执业的权利。

       对此,周云杰提出:明确律师事务所组织属性及律师担任人大常委执业限制适当放开。

 

建议详情:


①明确律师事务所组织属性,给予律师事务所同等市场主体地位,依法享受应有的政策扶持和优惠政策;

②在律师担任人大常委组成人员期间,根据其任职区域划分执业限制区域,允许其在任职区域外进行律师执业,能够有效保障司法公正,维护律师执业权利,提高人大履职水平。